长塘门户网站

当前位置: 长塘门户网站>文化>名家:汪曾祺:北京的秋花

名家:汪曾祺:北京的秋花

时间:2019-11-12 07:30:46 点击:1580
北京桂花不多,且无大树。我建议北京多种一点桂花。二是中国的菊花好,能得到日本人的赞赏。有些南方菊种北京少见。我在北京见过的最好的菊花是在老舍先生家里。北京鸡冠花未见有如此之粗野者。凤仙花可染指甲,故又

桂花

桂花赢得更多。《红楼梦》薛潘的妻子夏金桂一家“只种了几十公顷桂花”,被称为“桂花夏家”。“在几十公顷土地上种植桂花”真是一个壮观的景象!四川的新首都有许多桂花。杨胜安寺位于归湖。桂花种在湖边。从山坡到水梅,它们都是分层的。当我去新都向圣安寺致敬时,我写了一首诗:

桂湖的老广西长出了新的枝条,

湖升寺的老庙。

一种浪漫的人,

状元词曲,罪与臣诗。

杨胜·安是一位天才学者,他在最高科举考试中获得了成功的候选人,写了70多种作品。他被判“盛大仪式”罪名成立,并被流放到云南。他70多岁了,在于永昌去世了。陈老莲曾经画过他的肖像,“醉了,满头鲜花”,面色通红,样子醉醺醺的。

从陈老莲的肖像来看,盛安是一个又高又胖的男人。但恐怕陈老莲是凭想象画的,不一定像盛安。新都在桂湖为他建了一座神龛,得知盛安去世,令人欣慰。

北京没有多少桂花,也没有大树。颐和园里有几棵树,很少有人注意。我过去住在早建会馆。走廊里有两棵桂花。它们被种在花盆里,不到一个人高。

我建议北京多种桂花。桂花又美又阴,厚厚的叶子在冬天不会褪色。开花很香,晒干后可以做成饺子和年糕。它兼具观赏价值和经济价值。为什么不呢?

02

菊花

秋季广交会上摆放了许多盆菊花。广交会结束了,菊花仍未完成。一位日本商人问经理,“你打算用这些花做什么?”云回答:“扔掉!”-"不要扔掉,我会买的。"

他捐了一点钱,包装了所有盛开的菊花,订了一架飞机,把菊花从广州空运到日本,并贴了一张大海报:“中国菊花展”。票卖完了,有很多游客。

他赚了很多钱。这件事让我感觉到两件事:第一,日本商人有真正的商业头脑,不会放过任何赚钱的机会。我们的经理是大师,他们拿不到他们得到的钱。其次,中国的菊花很好,可以被日本人欣赏。

中国人擅长菊花艺术。我不知道它是什么时候开始的。中国有几个城市以菊花闻名,如扬州、镇江和合肥。在黄河以北,北京是最著名的。

菊花有许多品种,也许是许多花中最多的。

首先,有各种颜色。第一批菊花可能只有黄色。

“聚友黄花”、“遍地黄花”、“黄花”和菊花是同义词。后来它发展成各种颜色。

有黄色、白色、紫色、红色和粉色。挪威散文家贝伦·贝尔松说,所有种类的花中只有菊花是绿色的,但事实并非总是如此。牡丹、牡丹和玫瑰都是绿色的,但它们像菊花一样绿,像新嫩蚕豆一样绿,事实并非如此。几年前,当我回到家乡时,我在公园里看到了一盆绿菊花。它到处都是花和脚。

其次,花瓣有各种形状,包括扁平花瓣、卷曲花瓣和管状花瓣。我在镇江角山见过一盆“十丈珠帘”。细长的管翼垂到地上,上面写着“十丈”当然不是,但有三四英尺。

北京的菊花和南方的相似。狮子头、蟹爪、小鹅、金背和红色...北方和南方相似,有些甚至有相同的名字。作为一种浅红色的花瓣,它非常薄,卷曲得像一头头发。上海人称之为“懒穿衣”。因为它的魅力,北京人也称它为“懒装”。

一些南方菊花品种在北京很罕见。扬州人强调“小色”,说它的颜色和前一天的晓云一样,但它似乎不存在于北京。“十丈珠帘”,我在北京没见过。“枫叶芦苇花”,有扁平的紫色花瓣和白色斑点,以前从未见过。

我在北京见过的最好的菊花在老舍先生的房子里。老舍先生每年都会邀请北京文联和文化局的官员到他家聚会。一个是十二月,老舍先生的生日(我记得是十二月二十三日);一个是在重阳节前后,欣赏菊花。

老舍的哥哥非常擅长做菊花。这些花非常鲜艳。蔬菜具有北京特色(如芝麻酱黄鱼、“盒装蔬菜”);葡萄酒的“开放供应”不仅是喝醉了,而且是满的,至今还没有被忘记。

我不同意菊花山菊花海,让菊花一步一步,一排排,或者挤成一堆,制造噪音。菊花仍然需要一朵接一朵地被看到。更不赞成把菊花和成龙绑在一起,变成狮子。这简直是浪费菊花。

03

秋葵、鸡冠花、凤仙花、秋海棠

秋葵我在北京没见过,我想有。秋葵是一种非常好的植物。在树篱和裂缝之间随便撒几粒种子开花。或者不是讨厌的物种,也可以开下来。花瓣很大,花呈淡黄色,几乎无色,花瓣上有细脉,花瓣内侧靠近花中心有紫色斑点。

秋葵迷人而清澈,甜蜜而孤独。我不知道为什么,秋葵让我想起了女道士。秋葵也被称为鸡爪葵,其叶子类似鸡爪。

我在家乡的县招待所看到一大丛鸡冠花,它们比人们的头还高。这些花像扫地机一样大。颜色令人恐惧。北京鸡冠花从未如此粗鲁过。

凤仙花可以染指甲,所以也被称为指甲花。凤仙花捣碎,加入少量明矾,涂在指尖,即用凤仙花叶包裹。每隔一夜,指甲就会变红。凤仙花的茎可以长得很粗,湖南人还是在臭坛里腌制的,用粥,味道像臭苋菜的茎。

北京盛产秋海棠。齐白石喜欢画它们。齐白石画了一个长花梗,在我家叫“灵芝海棠”。

大多数花有五个花瓣,但是海棠有四个。北京有银星秋海棠。它的大叶子很厚,点缀着银色的星星,它的茎也又高又壮。它几乎是木质的。我对这种孙二娘样的秋海棠不太感兴趣。海棠,我没有忘记,总是又瘦又孤单。

我的生母患有肺病,害怕“传染给别人”——传染给他人,独自生病。在一间厢房里,我们都称那间小屋为“小房间”。她不想让任何人看到她,我的保姆想让我给她看,但她不同意。因此,我对我母亲没有印象。

她死后,这个“小房间”成了她嫁妆的储藏室,并为成年人上锁。我继母偶尔打开它,拿走一两件东西。我跟着她进去了。“小房间”外面有一个小露台,靠墙有一个秋叶形式的小花坛。我不知道谁种了两三棵海棠树,也没人在乎。它在秋天开花。颜色苍白,外表可怜。

无论我在哪里,每当我看到海棠,我总是想起我的母亲。

04

黄栌和爬山虎

结霜的秋叶比二月的花更红

西山的红叶是黄栌,不是枫树。我想我们不妨种些枫树,这样颜色会更丰富。日本枫树很可爱,可以进口。

近年来,北京种植了许多爬山虎。秋天,爬山虎的叶子变成红色。

街上的波士顿常春藤是红色的,北京的秋天很浓。

汪曾祺,1920年3月5日出生于江苏省高邮市,是当代中国作家、散文家、戏剧家和北京作家的代表。被称为“抒情人文主义者,中国最后一个纯粹的学者,中国最后一个士大夫”汪曾祺在短篇小说创作方面取得了巨大成就,也对戏剧和民间文学进行了深入研究。

1935年秋,汪曾祺初中毕业,考入江阴南京中学高中。1939年夏天,汪曾祺从上海经香港和越南来到昆明,并作为第一名志愿者被西南联合大学中国文学系录取。1950年,他被任命为北京文联主办的《北京文艺》的编辑,1961年冬天,一支笔被用来写“一夜羊舍”。1963年,《羊舍之夜》正式出版。1981年1月,《冰夷》发表在《雨花》上。1996年12月,他当选为中国作家协会第五届全国代表大会顾问。

他于1997年5月16日上午10: 30因病去世,享年77岁。

江苏11选5开奖结果 快乐赛车pk10 秒速赛车购买 彩票江苏快三